熱門關鍵字:   s  88888  古墓  中變靚妝傳奇  
當前位置 :| 主頁 > 其他 >

中國第一代互聯網巨頭隕落,世間再無盛大網絡

作者:羅伯特 時間:2019-08-08 18:43 點擊: Tag:

 

 

 前不久,盛大游戲宣布,啟用“盛趣游戲”作為公司新的品牌主體對外開展經營。

 
那個曾讓無數少年在網吧里熱血沸騰的盛大公司,那個曾讓無數人癡迷于網絡閱讀的盛大公司,那個曾傾心于打造中國“網絡迪士尼”的盛大公司,與我們漸行漸遠,正式走入歷史。
 
盛大網絡,生于1999,卒于2019,一代互聯網巨頭傳奇隕落,享年二十歲。至此,世間再無盛大網絡。
 
傳奇
 
1999年,距離中國的互聯網元年1994年僅僅過去了五年。這一年,中國的網民數量剛剛達到890萬人,上網計算機數量僅有350萬臺,大部分地區還是互聯網荒漠。
 
同樣是在這一年,年僅26歲的陳天橋辭別了讓無數人眼紅的證券公司工作,與自己的妻子、弟弟一頭扎進了互聯網創業的大潮,開辦了盛大網絡公司。
 
最開始的日子里,盛大過得并不瀟灑,人手緊缺、投資方撤資。兩年之后,陳天橋孤注一擲,用賬面上僅剩的30萬美元爭取到韓國網絡游戲《熱血傳奇》在國內的運營代理權,一戰封王。
 
 
 
 
這款現象級的網游成為了初代網民的游戲啟蒙,在個人計算機尚未全民普及的年代創造了多項紀錄:同時在線人數最高的時候多達65萬人,注冊這款游戲的人數更是超過千萬。一款游戲養活了學校旁邊大大小小的網吧,許多80后、90后的逃課經歷就開始于《傳奇》,頗有萬人空巷之勢。
 
盛大也通過這款游戲開啟了網絡游戲商業模式的創新:以網吧為節點推廣銷售,在游戲過程中“游戲免費、增值服務”付費,并通過點卡進行收費。這一商業模式也被隨后的騰訊、網易等游戲廠家所模仿和繼承。
 
《傳奇》獲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,上線一個月就實現了盈利。到2003年,盛大的收入已經達到了6.33億元,凈利潤接近收入一半,而《傳奇》則成了盛大公司的聚寶盆和印鈔機。
 
嘗到甜頭的盛大公司,又先后或代理運營或自主研發了包括《龍之谷》《泡泡堂》《夢幻國度》在內的多款熱門網游,成為當時互聯網游戲排名第一的企業,而這一排名直到2009年才被騰訊反超。
 
2004年,陳天橋帶領盛大公司在美國納斯達克成功上市,成為中國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互聯網游戲廠商。與此同時,資本市場亦回贈贈給年僅31歲的陳天橋一頂“中國首富”的桂冠。
 
在中國互聯網的起步階段,騰訊公司由于深陷抄襲風波而受到各方責難,阿里巴巴的淘寶網剛剛成立、為爭奪中國市場與美國的eBay公司打得不可開交,新浪則因為董事會長期混戰而忙得焦頭爛額。而陳天橋和他的盛大公司則抓住機遇,迅速崛起。憑借游戲帶來的豐厚利潤,營業收入和經營利潤實現了快速增長,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引領了中國互聯網企業的發展。
 
彼時,盛大公司的江湖地位無人撼動,陳天橋本人也被稱為“互聯網一哥”,甚至當馬云因為從盛大公司挖走時任財務總監張勇時,還要到陳天橋家中專門致歉。
 
出道即巔峰。誰也不曾想到,那家成立于上海一套普通三居室里名為盛大的企業,僅僅用了幾年之間便大放異彩、光芒四射,成為傳奇。
 
筑夢
 
伴隨著網絡游戲的興起與風靡,對于網絡游戲的批評與指責也從未停止。《人民日報》更是在頭版點名盛大公司,直斥網絡游戲成為青少年的電子鴉片。
 
盡管網絡游戲是盛大公司的“現金奶牛”,但陳天橋本人對網絡游戲并不熱衷,只是當成賺錢工具。他本人也曾表示,傳奇不是一個好游戲,但盛大是一家好公司。其實在陳天橋的心中,還有一個更為宏大的夢想,那就是打造中國的“網絡迪士尼”,形成自己的文化娛樂帝國。
 
一邊是游戲業務持續輸血,一邊是在其他領域招兵買馬、攻城略地,盛大公司開啟了“網絡迪士尼”的筑夢之旅。
 
 
 
 
2004年,盛大收購當時影響力最大的互聯網文學原創網站—起點中文網,打響了在網絡文學領域擴張的第一槍。隨后,紅袖添香、榕樹下、瀟湘書院等多家網站悉數被盛大收之麾下。
 
資本化運作、集團化經營,此時的盛大控制的文學網站涵蓋仙俠、言情、玄幻等各個創作領域,誕生了包括《鬼吹燈》《誅仙》等一系列優秀作品,捧紅了唐家三少、天蠶土豆等一眾網絡作家。鼎盛時期,一度占據網絡文學近八成的市場份額,成為中國互聯網文學當之無愧的“扛把子”。
 
借用李清照“云中誰寄錦書來”的詩詞,盛大成立了云中書城,專門負責網絡文學的對外經營銷售。同時,自主研發了中國第一款電子書閱讀器—錦書Bambook。至此,“網絡迪士尼”的文學板塊基本搭建成型。
 
盛大很早就有做家庭娛樂的想法,把家庭電視升級網絡終端,將互聯網內容搬上電視,同時實現個人電腦、手機、電視機的互聯互通。2005年,盛大耗資4.5億美元推出了盛大盒子,將看電影、網頁瀏覽、廣播、游戲等多各個功能集于一身,圍繞“家庭互動娛樂”這一主題積極構建自己的生態系統。現在看來,盛大盒子比如今的小米盒子、天貓魔盒在布局上更先行一步。
 
筑夢之路自然少不了技術研發的支持,2008年,在陳天橋的支持下,其胞弟牽頭創立了盛大創新院。成立之初,創新院就被寄予厚望,以一流的薪資從全國各地招徠數百名一流的互聯網技術人才,為盛大的整體戰略保駕護航。幾年之間,先后開發了盛大網盤、萬能鑰匙等一系列產品,同時孵化出了云計算創新院、語音創新院、搜索創新院、多媒體創新院四個機構,成為助力盛大發展的重要引擎。
 
此外,盛大還并購了游戲對戰平臺浩方和邊鋒,收購當時領先的視頻播放網站酷六網,與湖南衛視合資成立華影盛視,在市場上左突右擊,合縱連橫。
 
內容上以文學、視頻、游戲為填充,硬件上有錦書Bambook、盛大盒子做支持,技術上依靠創新院加持,盛大的“網絡迪士尼”之夢呼之欲出。
 
折戟
 
如果將盛大的“網絡迪士尼”布局比作拼圖游戲,當把所有業務版塊拼在一起,會發現少了一角,缺的這一角就是門戶網站。
 
 
 
 
盛大覬覦新浪的門戶網站已久。2005年2月,盛大率先宣布,通過一致行動人已經購買了新浪接近20%的股票。盛大的行動引起了新浪管理層的警覺,隨后發表聲明表示不歡迎盛大入主新浪。
 
最后,新浪祭出殺手锏“毒丸計劃”,迫使盛大放棄控股新浪的計劃。收購門戶網站失利是盛大公司第一次在資本市場折戟,也成了盛大難言的痛。
 
時候,盛大文學、視頻板塊也出現裂隙。由于經營理念不和,起點中文網的創始團隊和盛大派來的職業經理人產生矛盾。最終矛盾大到不可調和,以吳文輝為首的創始團隊從盛大出走,轉身投向騰訊。
 
酷六網曾經是排名第一的視頻分享網站,被盛大收購后,其創始人李善友與陳天橋出現嚴重的戰略分歧。最終李善友從酷六網辭職,酷六網也逐漸從領先淪為平庸,退出了頭部視頻網站之間的競爭。
 
承載盛大光榮夢想的“盒子計劃”發展亦步履維艱。家庭寬帶速度緩慢,制造成本居高不下,內容相對匱乏,單個售價更是超過五千元,在試點城市無錫銷售時,第一個月僅售出20臺。2006年廣電總局出臺規定,禁止未經許可將互聯網內容在電視上進行播放,一紙禁令成了壓倒“盒子計劃”的最后一根稻草,給了盛大致命一擊,再無回天之力。
 
應該說,盛大的發展戰略還是非常超前的,但是生不逢時。美國的Apple TV誕生于2006年,但是當時美國的互聯網發達程度遠超中國。即使現在風靡市場的各類盒子,也是得益于網絡技術的迅猛發展,無論是從基礎寬帶支持還是內容制作,都提供了極大便利。但是那時候的盛大,顯然不具備這樣的條件,無奈從先驅變成先烈。
 
2012年,成立三年多的盛大創新院迎來最大一次調整,創新院的部分項目被關停,部分員工被變相裁員。同時,創新院的編制整體劃入盛大無線。熱熱鬧鬧開場,冷冷清清收場,創新院的調整似成為盛大由盛轉衰的轉折點。
 
挽歌
 
并購新浪失敗,創始團隊出走,夢想被現實扼殺,為盛極一時的互聯網帝國蒙上了失利的陰影。
 
2011年,盛大公司業務開始進行重大調整,在美國上市的盛大網絡啟動私有化進程,正式從美國退市。2012年,邊鋒和浩方游戲平臺以35億元的價格被出售給浙報傳媒。2014年,早已名存實亡的盛大創新院宣告正式解散。同年,盛大網絡出售盛大游戲所有股份,而陳天橋也辭去了盛大游戲的所有職務,從此大路朝天、各走一邊,再無交集。
 
2015年,已經是騰訊文學負責人的吳文輝主導了對盛大文學板塊的合并,成立閱文集團。從招致麾下到反目出走,再到轉身收購,吳文輝完成了一個完美的逆襲。
 
2017年,散落在全國各地的盛大離職員工組織了一場主題為“激昂斗志,不負盛年”的“盛斗士大會”。許久沒有露面的陳天橋從澳大利亞通過視頻與現場進行交流。視頻中的陳天橋兩鬢斑白,他表示,雖然盛大的創新業務不在,盛大的運營業務不在,但是陳天橋還在,盛大還在,自己和盛大愿意把資源、把資金投給離開盛大繼續奮斗的盛斗士們,幫助他們創業。言語間頗多感慨,臉龐上寫滿悲欣交集。
 
 
曾經無比榮耀的各大業務板塊,或被拋棄,或被解散,或被轉賣,傳奇帝國轉瞬間分崩離析,業務人員各散天涯,空留挽歌在上空飄蕩。
 
尾聲
 
盛大公司并沒有消失,但他已經遠離了互聯網世界的中心;陳天橋在商業上也沒有失敗,在2018年的富豪榜上,陳天橋家族依然以320億元的身價高居第82名,但那個昔日的盛大網路已經不在了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北京快中彩中奖